白白色2021永久加密通道

节日里的年轻人:时代在变,不变的是眷恋
作者:艾婷 关国樑 韩宇玺编辑:洪弋乔
发布日期 2022-06-30 12:42:55

生命在历史和时间的长河里流浪。一个个节日,将漫长的时间切分,似汪洋大海中的岛屿和航标,让漂泊的人们暂得休憩,让孤独的人找到爱的归依,也让迷失在无限时间的人们看到生活的方向。我们喜欢节日,正是因为我们深爱着热闹的节庆仪式下,那份永远暖人心的温情,那缕剪不断的思念。

少数民族节日:文化视角下的节日期待

来自新疆的2021级外国语学院新生古丽娜·阿再尼汗对家乡的肉孜节印象深刻。作为维吾尔族,在她的童年回忆里,肉孜节是一个盛大而隆重的节日。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做一桌丰盛的美食,与亲人友邻共享盛宴,漫长的等待总是让人充满喜悦。天还未亮,父亲就起来宰羊,她和母亲则负责将羊肉和内脏等清洗干净并煮熟,制作宴席的主菜:手抓羊肉。时近中午,家里的大桌子已经被各色各样的美食填满,装点的五颜六色,热情好客的维族人民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招待前来庆祝的亲朋好友。而现在,古丽娜在与家乡远隔千里的武汉,每逢肉孜节,她都会打电话或者发微信问候家人和朋友,遥寄思念。同时,她也会创造属于自己的节日仪式感,和维吾尔族同学一起去清真餐厅小聚,在佑铭体育场跳一支家乡特色的舞蹈,她与远在新疆的家人们在同一轮明月下起舞,共享良宵。

作为傣族,2020级化学学院本科生番宇妍始终念念不忘家中的泼水节。在她看来,“浴佛节”是她与家乡产生联系的方式。每年的傣历六月,家家户户都用清水为佛洗尘,然后彼此泼水嬉戏,相互祝愿,后来逐步发展到用盆和桶,边泼边歌,越泼越激烈,鼓声、锣声、泼水声、欢呼声响成一片。番宇妍补充道,在西双版纳地区,浴佛节期间还要举行赛龙船、放高升、放飞灯等传统娱乐活动和各种歌舞晚会。“我很多快乐的记忆都与泼水节有关,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离开家乡后的每个四月,她都会借助网络看看家乡的节日“直播”,家乡人们脸上的笑容总是能够缓解小番的点点“乡愁”。“可能是因为身在异乡的身份,让我更加怀念家乡的每一个节日,怀念被节日背后的文化传统所环绕着的我们。”番宇妍笑称。

春节:团圆中的一点思念

自从奶奶去世、大伯一家迁居海南生活后,阿文一家人围在一起过年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于2021级历史文化学院研究生阿文(化名)而言,过节的意义应该是团聚。“重要的不是过某个日子,而是和谁一起过这一天。”

奶奶在世时,每逢过节,阿文家中都会依照传统习俗进行各种祭拜仪式。“那个时候我们几乎每个节都要拜神,过年、端午、中秋这种自不必说,就连中元节、七夕甚至冬至都要拜神。”阿文童年时的每一个节日,几乎都弥漫着蜡烛、供香的味道。

那时的阿文还不懂拜神祭祖背后的含义,常常敷衍了事。至于焚香祷告、烧香叩头等仪式,阿文也都视之为迷信。直至阿文考上白白色2021永久加密通道那年的春节,他突然理解了这些仪式背后的感情因素。这些仪式并非是一种迷信,而是一种对故去的人的深深思念。在欢聚的时刻,希望自己挂念的人能在身边分享这种喜悦。如今的阿文还模:丶堑靡恍┑蹦昴棠贪萆袷钡牡淮,里面涉及了家中的每一位成员,其中尤其记得的是涉及阿文和他父母的内容。“那时我奶奶会说:我的小儿子是开车的,希望能够保佑他平平安安;保佑小儿媳在机关里不会受气;小孙子还。MS铀厦髁胬、快高长大。这些话我记了很多年。”在阿文的眼里,奶奶每一次拖着年迈的身躯在神桌前喃喃祷告,无关科学迷信,全是羞于表达却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所有的节日都不是自然产生的,都是人为造出来的,在没有人类社会之前难道有春节、有中秋?重要的从来不是地球转到了哪个位置,而是和重要的人度过这些日子。即使阴阳两隔,只要思念还在,也算人间团圆。”

对于来自山西的小路(化名)来说,春节是她童年记忆中最幸福的瞬间。作为外校学生,小路与众多年轻人一样,对春节有着一份独特的眷恋。全家人齐聚一堂,吃饺子,包红包,看春晚,放鞭炮,各种热热闹闹的年俗和只有春节才能吃到的美食成为了她心目中独一无二的仪式感。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年俗日益淡出了她的生活,压岁钱的实体红包也逐渐变成了微信红包的弹窗,“虽然收到微信上的祝福的那一刻我依然很开心,但是也觉得年味儿却没那么浓了。”为了保护环境,她所在的城市逐渐禁止了春节期间烟花爆竹的燃放,虽然她也表示理解,但面对着春节期间空荡荡的街道和寂静的城市,回想起儿时春节的模样,她常常会感受到一丝淡淡的忧伤。“我还是喜欢传统的过节方式,现在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了。”小路不无遗憾地说道。

和小路相同,2021级外国语学院本科生姚心怡也有类似的体验。她深情回忆起小时候阖家团圆的春节——那是和父母穿梭在外公外婆与爷爷奶奶两家人之间。大年三十,她会和家人们一起“烧经”,烧两条自家产的年鱼,一起吃一碗热腾腾的馄饨,一起看春晚守岁,第二天,她常常被窗外热闹的鞭炮声叫醒。江苏南通正月初一的饭桌上,一定有一盘荠菜豆腐,取家乡的方言里“聚财”的谐音。全家人总是其乐融融齐聚一堂,度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自从姚心怡离家求学以来,两个城市之间的盼望让小姚与家乡的年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现在的春节,虽然她也会参与网上抢红包的活动,也会各种聊天软件和思念已久的朋友们聊天,即使已经习惯现代的过节方式,也时常会有新鲜感,她依然怀念儿时回忆里简单朴素的节日仪式感,“那些和家人们团聚的日子,是幸福最初的样子。”

端午节:在时间里寻找寄托

谈起端午节的印象,2020级历史文化学院的艾婷更改了两次,一次是六岁,一次是十九岁。

六岁那年端午节的时候,艾婷和父母回到了老家。有些事情好像变得奇怪了——明明是刚刚从锅里拿出来的甜甜的粽子,大家都吃得很安静,爷爷也不见了。艾婷想问爷爷去了哪里,又莫名觉得不该说话,便又低头吃着,不再出声。

慢慢长大,慢慢懂事,艾婷知道那个春节里爷爷已经病重,没再吃上奶奶亲手包的粽子。往后的每一个端午,在爸爸吃着吃着粽子突然安静的时候,艾婷都会停下话匣子,陪他安静地坐着。

北方小城,偏远的地方,端午节和平常的日子没有很多的不同,没有书中诸如插艾草、带荷包之类的习俗。其实这样也很好,这种安静如平常的生活能让与端午节有关的悲伤的回忆不那么明显,或许慢慢地就淡了。18岁高考结束,艾婷选择复读。查询高考成绩后,艾婷决绝地给自己填了复读申请,决绝到逼落了妈妈的眼泪,伴随着眼泪的是姥爷在高考前夕去世的消息。

“姥爷吃到粽子了吗?”艾婷脑袋里止不住地冒出这个问题,盘旋着盘旋着。高考结束的第一天,艾婷的早饭是妈妈包好留给她的粽子,又甜又糯,用完整的粽叶一点一点地包起,小心而珍重,让人觉得有节日和什么说不出名的珍贵的味道。

“姥爷吃到粽子了吗?”复读的日子里,每每想到妈妈泪流满面的脸就想到粽子的味道,这个问题就浮现在脑海里。让她在沉闷压抑的日子里毫不压抑地落下泪来。

高考结束,妈妈又为她留下了粽子。在妈妈起身去厨房收拾的时候,艾婷吃着吃着粽子,突然安静了下来。眼泪又落了。往后的每个端午,艾婷都会试着吃几个不同味道的粽子,“因为之前小的时候,总喜欢缠着姥爷给我买奇奇怪怪的味道的粽子。妈妈和姥姥在家包了很多粽子,往往第二天才能进我的肚子。”

也是在异乡,艾婷开始学着挂香包、辨认艾草,试着做古诗里读过的有关端午的事情。“希望我做的这些真的能被已经离世的亲人们感受到,我真的很想他们。”

人们对于节日的热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空间的转移而改变。时代在发展,心与心相连,使得万水千山都成为媒介。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寄托着人们对于节日的某些期待。在时间的缝隙里,我们看到永恒。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白白色2021永久加密通道-白白色2021秘密通道-白白色2021永久加密通道